和睦悠游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和睦悠游 https://www.hmyoyo.com 2018-09-11 11:11 出处:澎湃新闻
老算说灵感来源,是2015年和亲戚一起去四川一个疗养院带来的震撼,“那个氛围给你带来的那种冲击(很大)……像一个螺旋一样,把你往里吸。”

在暑期剧被清宫宇宙包围时,网剧《疯人院》虽然未见宣传,却凭借口碑赢得观众的心,在豆瓣评分在国产恐怖悬疑类作品里也属于高分行列了。这部剧在题材上胜在国内还没有太类似的剧作出现,诚如导演所说,“写了三年发现还没有人拍”。


剧集背景是个架空的疗养院,实际上就是远离市区的精神病院。虽然国内还没有作品涉及这个题材,但国外并不少,《飞越疯人院》早就是经典电影,《禁闭岛》也讲述了在封闭环境下悬疑感和压抑感十足的故事,这个题材可供发挥的空间很大。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疯人院》海报


横向对比全球恐怖悬疑类型作品,《疯人院》并不算在这个题材下的佼佼者,主线故事和其中感情线都显得很牵强,第二季的12集也有观众认为水平掉线,让人失望,但不得不承认,作为年轻的新导演,第一季的12集单元剧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梅婷出演的前两集,名为《头七》的故事,看出了美剧英剧的感觉,这大概要归功于导演老算和他的团队都是有意思的人。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老算近照,图片来自其个人微博,该剧播出后不久,他便和妻子在马尔代夫举行婚礼


老算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主业是搞动画,但常常去导演系蹭课。老算很直白,说起拍《疯人院》有没有模仿国外作品,他直言英剧《黑镜》和《9号秘事》对他的启发最大,这也是为什么《疯人院》在风格上就明显区别于以往国产悬疑片。


他这样的新导演,新团队,最难的事是找投资,这一题材在国内没有什么先例是一大难题,完全不能给投资方举例,而作为新导演,你的作品没有被证明成功的先例,就少有人会相信你。


《疯人院》这部剧是老算从三年前开始写的剧本,一开始自己写,后来认识了现在妻子,又联系上了以前的发小,三个人一起开始打磨剧本。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黑镜》海报


为什么要以疗养院作为背景?老算说灵感来源,是2015年和亲戚一起去四川一个疗养院带来的震撼,“那个氛围给你带来的那种冲击(很大),从一个街口停下车,跟着长辈一起走进去,感觉突然掉进了一个次元,就是这个世界和外面的那个世界是不在同一个次元的。我当时去的时候第一印象,所有人都在操场上放风,所有人看你的那个眼神,除了阴森以外,有一种神秘主义的东西在里面,这个东西可能没有办法用一个准确的词汇或者语言去描述,像一个螺旋一样,把你往里吸。”


在这种震撼之下,他开始对大家都讳莫如深的精神病人感兴趣,通过托关系进去成为护士,近距离接触病人。他觉得这段经历很奇特,“我觉得他们的一些说辞,一些想法和他们对别人的一些判断都非常惊艳,非常让让人毛骨悚然,一些病人对这个世界的恐惧,和他们看到的事情,他会跟你描述前面有个什么东西让你跟着他躲开。那段时间都非常震撼,一直处在一种又害怕,又想多了解一点,但是了解一点又怕纠缠不清。”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疯人院》剧照,剧中许多镜头呈现的是精神疾病患者的臆想


20多天走出来后,老算就开始写剧本。他解释说,实际上在精神病院待过之后,想写剧本的目的并不是单纯就是吓人,而是这些病人,“并不是说我想宣扬那些(恐怖的)东西,而是病人的目的,或者是他们的反人类的那一面,或者是他们脱离普世价值观的东西。”


《疯人院》是单元剧形式,这是他一开始就坚持要的形式。梅婷所演的前两集《头七》应该是目前评价最高的单元,也是大家对这部剧疯狂安利的原因,是最好奇的部分。老算坦言,这两集,是临开机前几天写出来的,一共就花了两天时间,因为和大家有一样的童年阴影,写剧本时,就已经想要让梅婷来演。


“我们在临近要开机之前,大家还是过不去那个坎,总觉得第一集不够炸,冲击力不够,就拿出了我们当时不敢放出来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之所以被雪藏,是因为被资方认为太复杂,观众看不懂,“它停留在文字阶段的时候,没有一个资方能够消化,就是觉得看不懂,觉得拍出来肯定砸了。”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疯人院》剧照,第四集男主角下车后,镜头扫向他的T恤背面,弗洛伊德的肖像是对情节的一种暗示


老算直言不讳,他认为事实证明,观众可以消化这样的剧情。“在研究观众心理学的时候发现,现在的观众是会有一个凌驾于创作者之上的习惯,就是你台词出来,我就知道你后面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们喜欢这这些带着推理的片子去下判断,所以其实就利用了这种心理,去做了可能有点会打脸的故事。”


和大多数资方意见不合的不止这一点。在老算心里,这是部典型的,观众群体相当固定的恐怖悬疑片,就像《黑镜》一样,总是有一部分观众对这类题材有独特情感,不需要根据大数据去过多加些流行元素,比如情感戏。但资方仍然要求,剧中要有情感线,“他们认为有一部剧热播了,那这部剧所有的方面都是成功的必要元素,我们要再做一个成功的东西,就必须复刻。你说加情感线好不好?好,可以更丰富,但是说实话,悬疑惊悚的对口非常明确,这种受众他们对剧本剧情的需求和节奏的推演都是非常高标准的。”


在现在的成片里,男主角和医生确实有情感线,但也成为观众普遍认为这部剧的败笔之一,“最后他们(资方)非要从其中一个医生里面去开辟一个感情线。剧本加到最后我都懵了。”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老算承认,这个败笔对他来说,也是很大的遗憾,他不能苟同于市面上一些投资方非要因为想拉更多的观众而强行去改剧本,“选择就面临着放弃一部分东西。让更多的人裹挟进来,这个反而是遗憾。我自己会经常把自己当作观众去,再去看自己的东西,我会觉得有点不纯粹,其实都没有顾得太好,所以还不如就让这一块的观众爽一把。”


之所以能在两集之中吸引观众,老算的故事并非只是病人的恐怖故事。抛开后期“他自己都不想要的主线故事”,老算觉得自己不仅仅是在炫技自己会拍恐怖片。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疯人院》中的一集《清醒梦》,空巢老人梦到牙齿脱落,潜意识里恐惧生命将尽


他自己最喜欢最在意的一集是《清醒梦》,讨论的两个主题是照顾老人的保姆,以及父母子女关系问题。前一个灵感来源于社会新闻,后一个是和自己的经历相关,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普遍都存在家庭关系困惑,要拍,是他表达自己对这一问题的思考。


“真正能立足是在它内核上,技术是最好解决的,我们可能未来可以找更好的摄影师,关键是你这个片子最后留下来的东西是什么?只是恐怖?至少说这口鸡汤还是能喝的,还是会往正确看待这个世界的价值观上去靠,不单单只是说去吓别人。”


【对话】


第一个故事写完,大家一看非梅婷莫属


澎湃新闻:有没有参考一些国外的经典电影或者其他影视作品?


老算:其实更多的是在形式上或者是节奏上参考英剧和美剧。我个人非常喜欢两部英剧,一部是《黑镜》,一部是《9号秘事》,这两部剧都是独立的单元故事,非常震撼,非常颠覆,有几集我都想跪着看,中国为什么没有这样一个东西?所以在找到疯人院的时候,我觉得这个题材是可以把我在看《黑镜》产生的想法和激荡都涵盖进去。


澎湃新闻:第一个故事大家觉得最精彩,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老算:临近要开机之前,对第一个故事不满意,差不多在两天之内写出来的。现在12集大概10个故事,但我们私底下准备了四十几个,停留在梗概的程度,这些故事我们很多都没有采用。最后实在不行了,我又把那个故事拿出来,基本上两三天之内就把梗概给写成了具体的故事,而且之后也没有改过,一气呵成。


像“圆圈”那个故事我们反而是反复推敲改了很多稿,但是唯独第一个故事是比较快的。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梅婷在剧中的表演非常令人震撼


澎湃新闻:怎么想到要让梅婷老师来演的?


老算:首先这个故事在写的时候,脑子里隐隐约约就在想哪个演员,写完之后大家一看就非她莫属了,最重要的就是我儿时深入骨髓的这种记忆,因为在中国你找不到这样的演员,第二个你找不到了,带着一种精神崩溃边际游走的这种感觉的演员太难了,除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还有一个就是《推拿》的那个盲女,她也是神经质边界游走的状态,随时有可能崩溃或者暴走。她的面容是带着一种病态美的,但又是高贵的。最后我们也是从各种途径去联系,希望她愿意接受。因为说实话停留在文本阶段的时候都没有太大的信心,最后真的是求情。


中间我们要她演出一种让人觉得她是疯子,又不是疯子的感觉。就是那个度我觉得是梅婷老师拿捏得最棒的一个点。我觉得这个是演员给予的东西,是我们可遇不可求的。


价值观导向,比避免不踩线还重要


澎湃新闻:其实这类作品目前国内见不到太好的,也和限制比较多有关?


老算:广电局颁发的这些文件,我们也仔细研究,这个东西其实都是后发性的。当你出了一个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影响比较消极了,或者是产生负面的影响,他就开始限制你了。所以当你在做悬疑片的时候,在做恐怖片的时候,很多东西是可以做的,换句话说就是因为你的想象力是无限的,而法律条文是后置性的。除此之外,不管你怎么飞,最终你要落到价值观导向上,这个可能比你的脑洞或者研究避免不踩线还来得重要。


更多的还是在创作者本身先画地为牢了,先把自己禁锢了,这是我觉得最大的一个问题。再一个市场的反应也是逐渐强烈起来的。早几年其实没什么呼声。没有呼声的情况下,资方也好,创作者也好,不会太想去挖掘这一块。但是商战谍战越来越密集频繁的时候,观众也会审美疲劳。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疯人院》拍摄时的场记照


澎湃新闻:为什么要强调价值观导向?恐怖片本身要做到恐怖是第一步吧?


老算:我和编剧平时没事就会聊很多天,比如说最近又发生了什么时事新闻,包括我们自己的家庭,爆发的一些矛盾纠纷,我们都会去讨论。并没有刻意要在剧里面去唠一个三观,但是现在大家太浮躁了,很多我们在作为编剧作为导演都想不到,比如说幼儿园事件,疫苗的事,匪夷所思,编都不会这样编。


不断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网络上都是在莫名其妙跟着一些片面的意见领袖走,缺少价值观判断吧。


澎湃新闻:你讲精神病院的故事,最想给观众带来的是什么?


老算:视角,不同的视角。你看病人他们有他们看待这个世界的视角,有自己的世界观,医生也有自己的视角,每件事情说白了都是家长里短,不要局限于你自己的那个片段,片面想法,更多的去聆听不同的人,不同的视角。


澎湃新闻:后面的故事恐怖的氛围下降,为什么削弱了?是出于妥协还是因为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老算:还是成本的原因,比如山里面拍摄难度极大,再加上为了防火护林各方面,我们去林业局去申请,最后得到的拍摄时间非常有限。所以我们很多都没能实现出来,这是很大的一个遗憾。


澎湃新闻:以后要是成本够,有没有想要去尝试悬疑电影或者恐怖电影?


老算:暂时可能不会,因为电影虽然有强制性能把观众关在一个环境里关了灯,你可以玩更多的铺垫,让他们醍醐灌顶,但我个人还是觉得从我身边从业人员来看,在自己的知识储备还不够的时候,不要急于去上大银幕。


看弹幕是一种成长


澎湃新闻:你会一直看弹幕吗?


老算:必须要看,我要求编剧摄影指导,团队所有人都要看,因为这件事情才是成长的地方,而不是我又累积了我自己想当然的什么东西。观众告诉你说,那个时候他是有反应的,哪些点没觉察到,那以后可就会有取舍了。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澎湃新闻:有没有观众评价超乎你意料的地方?


老算:有,其实是一个角色,我完全没有想到他能够爆发——春姐。当时无数人拦着我,为什么要让一个男的去演女的?但说实话,这个演员的面部,肌肉抽搐的状态,从他展现给我的第一瞬间,我整个背就麻了,就凭那个就必须是他演。


我之前的标准很简单,因为这个故事脱胎于一个时事新闻,我当时就觉得犯人是反社会型人格。在选演员的时候,我说我们要找一个典型的东南亚面部结构非常突出,但找不到,然后我说换男的,最后他就来了,横店的群演。


他很担心自己演出来不舒服,但我没想到他最后出来的效果让大家都开始议论,我是没有预料到。


专访|导演老算:在《疯人院》中实践《黑镜》带来的思考

《疯人院》演员合影


澎湃新闻:这部剧里有很多熟悉的老戏骨,他们是来客串的,但演得很出彩。当时怎么想的?


老算:好的演员是愿意去挑战没有演过的角色,包括这种边缘化人物。因为他们长期演大妈大姐或者是大叔,也会有创作欲望。我们后来很认真对待这些角色,而不是说像有些剧,你做个绿叶去衬一下主角。


澎湃新闻:后面主线还是不如前面精彩,脱离了前期类型的感觉。


老算:所谓的悬疑惊悚这个类别,它必然有悬疑惊悚这个类别的观众去对号入座,你可能觉得这样好累,对于悬疑惊悚类的观众来说,我看这个片子反而是一种放松,是一种宣泄,酣畅淋漓。所以我不会想太多去框更多的人进来,因为这一块蛋糕已经足够大。这次最大的遗憾就是在平衡,让更多的人裹挟进来,这个反而是遗憾。

0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