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睦悠游

《苏丹》:家庭与事业能否兼得

和睦悠游 https://www.hmyoyo.com 2018-09-11 11:11 出处:Erma冯
有起有伏的叙事手法,是类型片的惯用招数,《苏丹》运用得娴熟工整——只是工整得过了头,起承转合都在观众预期之内,反而削弱了影片可以带来的情感冲击力。

“猴神大叔”萨尔曼·汗2016年的电影《苏丹》,不惧“阿汤哥”的《碟中谍6:全面瓦解》以及热度犹在的《蚁人2:黄蜂女现身》,选择在8月最后一个周末上映,攻下2000余万元的首周末票房,成绩当然不能跟阿米尔·汗主演的《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相比,离萨尔曼·汗本人年初上映的《小萝莉的猴神大叔》也差距不小。不过这大概不能视为“印度热”的退烧,更多是市场的回归常态。9月上映的体育传记片中有《传奇的诞生》与《李宗伟:败者为王》,观众不是一定要去虚构剧情的印度影片里管窥运动员们的体育人生。


《苏丹》:家庭与事业能否兼得

《苏丹》海报


论在印度本土的上映时间,同为摔跤题材的《苏丹》,比《摔跤吧!爸爸》还早半年与观众见面。在中国市场的迟来和遇冷,与影片的切入视角多少有些关系。《苏丹》是典型的单一主角传记剧情片,聚光灯始终围绕着男主角摔跤手苏丹。影片的女主角、同为摔跤手的苏丹妻子阿尔法(安努舒卡·莎玛饰演),戏份的展开则有欠充分,退居为“灯下黑”的陪衬人物。其实影片核心的叙事主题,尽管当然是男主角的成长,但阿尔法始终是最重要和最有力的推动性人物。影片在家庭议题上的讨论略短促和匆忙,在对现实的指涉上,广度与力度也都较《摔跤吧!爸爸》有所不及。


《苏丹》:家庭与事业能否兼得

《苏丹》剧照


《苏丹》的剧情铺设,是相当工整的波型曲线:影片叙事的起始时间点,被设定在苏丹人生的低谷时期;之后以倒叙手法交代苏丹与阿尔法的相识相恋,以及苏丹事业的屡攀高峰——这是故事线的上扬曲线段落;剧情在苏丹家庭事业双得意的波峰时点急转直下,以新生儿夭折的事件拐点,制造对角色命运的打击,完成故事线的下挫曲线段落;在走过平稳的过渡桥段后,影片让苏丹重拾生活斗志,回到赛事和人生的竞技场,再夺事业成功,复又与妻子和好团聚——故事回到上扬的曲线段落,并在波峰处圆满谢幕。这样有起有伏的叙事手法,是类型片的惯用招数,《苏丹》运用得娴熟工整——只是工整得过了头,起承转合都在观众预期之内,反而削弱了影片可以带来的情感冲击力。


体育励志影片的打鸡血作用,随着观众观影经验的丰富,而明显出现边际收益递减。《摔跤吧!爸爸》的观众,大概很难从《苏丹》获得观看《摔跤吧!爸爸》时同等强度的角色代入感和任务成就感。正如看过彭于晏主演的《翻滚吧!阿信》之后,再看同样是彭于晏主演的《破风》,对演员的好身材也就不以为意了。《苏丹》严格来讲,不完全是体育励志影片。尽管电影里有大量的摔跤和格斗镜头,很大一部分卖点也押注在演员萨尔曼·汗壮硕的身板和大块头的肌肉上,影片如果值得观众回味和思考,那也是因为影片站在苏丹这个角色的角度,对人生这张答卷上家庭和事业的复选题,所给出的让人“心向往之”的回答。


以幼子夭折事件为分水岭,电影中的人物命运被分割为上下两个半场。苏丹的人生上半场,顺风顺水,走来步步得意,其实已经埋伏下家庭关系不稳定的隐忧。电影的叙事主视角,尽管仍是“迎娶白富美、出任CEO”的套路,阿尔法并不是被动承受男性注目、寄托男性追求的她者,有明确的主体意识。电影中的阿尔法,既是苏丹摔跤事业上的引路人,也同样有自身事业上的追求。阿尔法选择放弃比赛、归家待产,不应被视作父权惯性思维下的被动牺牲,而是其作为家庭核心成员,主动评估家庭利害得失后作出的自发选择。幼子夭折事件,构成家庭分崩离析的导火索,深层次的原因仍是夫妻双方在家庭观和事业观上的渐行渐远。


中国观众对电影里“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并不陌生。电影用幼子夭折事件,撕开一道口子,让观众窥见这种看似稳定的家庭格局背后所潜藏的不稳定因素。阿尔法并非自甘于充任成功男性背后默默付出女性的角色,而是重视家庭更甚于重视个人事业成就。在家庭摇摇欲坠之际,阿尔法做出的选择,尽管决绝,亦是对命运的反抗。电影后半部分对阿尔法的情节着墨不多,观众只看到苏丹出于赎罪心态而反省自身,重回竞技场,并没能看到阿尔法在夫妻分居后的生活状态全貌,难免会认为这一角色太过冷酷寡情,其实是被电影的选择性呈现视角所误导,轻视了在有浓厚男尊女卑传统的国家,妇女在家庭和职业之间做出选择时所面临的两难处境。——说到底,《苏丹》仍然是一部以男性为主导的影片。


《苏丹》:家庭与事业能否兼得

《苏丹》剧照


电影的结局不出意外依然是大团圆收尾。苏丹赢得比赛的胜利,与妻子阿尔法重归于好,满心期冀于孩子的诞生——一切似乎又回到了电影中段最接近于圆满的时刻。影片里的人物有所成长,但成长得毕竟有限。电影借苏丹之口说出的人生“鸡汤”,也不过是个人主义立场下的老生常谈。《苏丹》回避掉的是更苦涩的人生问题:家庭的成功是否一定要以事业的成功为前提?如果苏丹为了事业而牺牲家庭是不值得,那么阿尔法为了家庭而牺牲事业怎么也心有所憾?电影为人物安排下的命运,终归于皆大欢喜,观众则仍不免时时挣扎于家庭与事业的权衡取舍之间。电影乐观地认为家庭与事业可以是复选题,对于普通观众,这种乐观主义的态度则难免在现实生活中屡屡碰壁。不过,电影本就是逃避苦涩生活的一出幻梦,打鸡血带来的振奋效应即使稍纵即逝,也总算聊胜于无。


《苏丹》:家庭与事业能否兼得

《苏丹》中的人生“鸡汤”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